没写过东西,文手废。产出禁转,因为没什么好转的
目的是拉人入坑产粮,有粮就不写了。
OOC还请理解或赐教
佛系写东西
封面是游戏Night In The Woods

[段子]暴躁的杜衡

瞎写中,不知道写了什么,算是日常吧。
ooc~互换梗
求会写文会画画的太太们入坑啊(大声.jpg)
都不知道在写什么我只想吃粮啊!(理直气壮.jpg)

这日,难得杜衡上午没来上班,余昆以为杜衡又想以双修过度在家陪剑保养为由请假,呼哧着瞪着电话等待着,但是到了中午也没能等到杜衡的解释。余昆心里犯着小嘀咕,正准备一通电话做个电灯泡,眼光一瞥,发现杜衡脸色阴沉大步走进超市,看到余昆,就朝他走过来。

余昆摸了摸脸,心里忽然有点毛毛的。

杜衡有些气势汹汹,抿嘴有些皱眉,与余昆四目相对。
杜衡吸口气,又快速吐出来,挤着笑,与平时截然不同。余昆疑惑,自己最近似没触杜衡的逆鳞,难道,老板关心员工迟到早退有什么问题??

杜衡磕磕巴巴地说:“余昆,我跟杜......沈冬要......请几天假。”

余昆一听就急了,马上再过几天就要到XX购物节了,而且你们平时也没少请假,不行,今日我胖鱼就要唱一回白脸,于是端正脸色拒绝了杜衡,并强硬地询问他与沈冬上午没来上班的原因。

余昆不知他已在被打的边缘疯狂试探,但杜衡还是由于某些原因耐下性子继续解释:“呃,我打算带......沈冬出去旅游一下。”余昆眯着眼睛瞧着杜衡,杜衡终于不耐烦了:“你到底答不答应?”

余昆一愣,这种熟悉的感觉......

“沈......!”余昆在将要说出口的瞬间感到一阵冰冷,让他赶紧闭上嘴。

“杜衡”的脸色发黑,一副要吃人的模样,虽然煞气不浓,但杀意十分锋利,余昆觉得自己特別像案板上的鱼,他连忙摆出笑脸:“诶,这个这个,别急别急,有话好好说,要请假是吧,我们可以打商量嘛。”接着他拉着沈冬到柱子后面,小声说:“怎么回事,为什么你到杜衡身体里了,杜衡呢?”

沈冬有些窘迫,没敢看余昆:“我也不知道,今天上午醒了就这样了,总之杜衡让我告诉你我俩请个假,等断天门他们回来。”

余昆还想说些什么,结果沈冬一溜烟儿跑掉了。

过了一会儿,余昆才忽然想起是打算严词拒绝沈冬的。

评论(3)
热度(1)

© 老樹枯藤 | Powered by LOFTER